<dd id="h9rze"></dd>
  • <em id="h9rze"></em>

    <dd id="h9rze"></dd>

      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

      “非必要不旅行”的長假,但愿是最后一個

      旅行是每一個健全的人生所必不可少的,我希望現在這種不能 " 游 " 日子盡快結束。

      冰川思想庫研究員丨陳季冰

      在文言文中," 游 " 這個字既有 " 游覽 "" 游戲 "" 游樂 " 的含義,也是 " 學習 " 的意思。

      經??梢钥吹筋愃七@樣的句子:某某人 " 年少好學,及長,從某某游 ……"," 從某某游 " 意思可不是說 " 跟著某某一起游山玩水 ",而是相當于說 " 拜某某為師,跟從他學習 "。

      《荀子》" 勸學篇 " 中有一句話:" 故君子居必擇鄉,游必就士,所以防邪辟而近中正也。"

      意思是說,君子住在一個地方,要看看那里的風氣如何;學習的時候要拜真正的 " 士 " 為師。這樣才能避免走上邪路、歪路,而能夠越來越接近人間正道。這里的 " 游 " 字,顯然等同于 " 學習 "。

      實際上,在中國古人的思維世界里,旅行與學習本來就是一回事。更準確地說,學習是一個復雜的綜合性過程,并不僅僅是讀書,而旅行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,跟讀書一樣重要。

      ▲ 9 月 30 日的上海虹橋站(圖 / 網絡)

      不得不承認,古人在這方面的認識是非常深刻的。我們在學習和鉆研問題時,被告誡得最多的就是:要防止 " 見木不見林 " 和 " 見林不見木 " 兩種錯誤傾向。

      前者是只專注于眼前的、具體的、零碎的現象,而看不到整體的、全局的、趨勢性的規律;后者是只知道宏觀的、抽象的、靜態的理論,而忽視了千差萬別的具體現實中蘊含的豐富性和持續變化。對于人文社會科學領域中的問題,后一點尤其值得一再警示。

      一般來說,書本上寫的多是抽象的理論知識,也就是所謂 " 見林 "。即使書里會舉一些具體的例子,講一些事實和細節,讀者沒有切身經歷和體會過,往往也不會留下太深的印象。

      我記得許多年前讀到北大法學教授老賀講述的一個真實故事,共鳴特別強烈。

      他說自己畢業后被分配到某個基層法院當審判員,接手的第一個案子是一樁離婚訴訟。當看到訴狀上寫著的離婚理由是 " 感情破裂 " 這四個字的時候,他的腦子瞬間 " 嗡 " 的一下一片空白。

      圖 / 圖蟲創意

      據老賀自述,他生長在貧窮的山東農村,直到將近 30 歲研究生畢業時,他的生活中唯有一件事:念書。他自己那時連一次戀愛都沒談過,甚至都沒有過一個女性朋友。他根本無從理解 " 感情破裂 " 是怎么回事,他連 " 男女感情 " 究竟是什么意思都不知道!

      如果只是按照書本寫著的法條,這個案子應該是很簡單的。再說在當時的中國,以 " 感情破裂 " 為由提出離婚,不是像以 " 相戀相愛 " 為由結婚一樣再普通不過嗎?

      偏偏老賀是一個嚴肅認真的法官、一個真正意義上的 " 學習者 ",他覺得不全面細致地了解清楚這對夫婦的 " 感情 " 是如何 " 破裂 " 的,以及 " 破裂 " 到怎樣的程度 …… 就無法把這個案子判得既遵循法律,又符合人情。

      作為從中國最好的大學法學專業畢業的一位博士,那時的老賀雖還年輕,但論法律理論知識的 " 林 ",顯然比他在那個基層法院里的絕大多數同事都要懂得更多。

      但他畢竟是這個時代不多見的善學者,所以踏上社會、遇到真實問題時,立刻就認識到了自己對于法律知識的 " 木 " 的了解是多么可憐。

      在婚姻戀愛問題上,他壓根就從來沒見過 " 木 "!想必將近 " 而立之年 " 的老賀也不至于從未在書本報紙上看到過 " 感情破裂 " 這四個字,但這就是我前面說的,書上寫著的例子、故事和細節哪怕再詳盡細致,與我們自己經歷過的、切身感受過的,完全不可相提并論。

      這就是 " 游 " 對于追求學問之不可替代的意義。

      圖 / 圖蟲創意

      所謂 " 游學 ",就是邊游邊學,在 " 游 " 的過程中,我們能不期而遇到一個個具體的人,而不是書本里抽象的 " 人民 ";我們還會完全沒有準備地陷入到一件件具體的社會現實中,而不是報紙上抽象的 " 形勢 "。

      這就是所謂 " 木 ",如果我們此時再結合讀書得來的書本知識,也就是所謂 " 林 ",并不斷地反思、調整和重組自己的知識框架和思維結構,那么我們以后看問題的視野就會越來越廣闊,思考問題的深度就會越來越深邃,理解問題的層次就會越來越豐富 …… 這就是學習所要達到的目的。

      不然的話,即使我們讀再多書,背得出再多百科全書,這些知識說到底還是別人的,不是我們自己的。尤為有害者,我們還有可能陷入一種 " 知識的僭越 " 或 " 知識的狂妄 " 之中,抱定書本上學來的一知半解的僵化教條,對身邊的鮮活人生、真實社會和大千世界視而不見,甚而總是試圖扭曲它們以迎合自己腦子里的教條。這樣,就完全走到了學習的反面。

      我還記得,上世紀 90 年代有段時間,中國的人文知識分子非常熱衷于討論所謂 " 英國思想 " 與 " 法國思想 " 之爭,這顯然是那段時期的 " 哈耶克熱 " 的一個副產品。當時仿佛已經形成共識的觀點是:二者代表了的兩種截然不同的知識傳統和思維模式,它們在看待和對待歷史、社會與現實時是尖銳對立的。

      這個問題比較復雜,對它展開廣泛深入的討論也是很有意義的,只是先要對所謂 " 英國思想 " 和 " 法國思想 " 有一個清晰的定義和理解。不過這遠遠超出了本文的主題,這里無法展開。

      ▲全國旅客發送量較往年同期顯著下降(圖 / 網絡)

      我只是想說一點我個人的 " 游 " 讓我在這個問題上獲得的啟發——許多年以后,我 " 游 " 到了英國,站在英吉利海峽這一邊的多佛港,天氣好的時候,可以清晰地眺望對岸法國的加萊港。我當時的直覺反應就是:如果說英國知識分子與法國知識分子的思維方式是截然不同的,那幾乎相當于說蕪湖人與銅陵人的思想觀念是截然對立!

      雖然道理簡單到只剩下常識,但沒有這樣的 " 游 ",就不會有這樣的體悟。

      在求知的道路上,古人不像我們現代人那么方便和輕松。且不說書籍、互聯網這類信息傳播、獲取的渠道技術,古代的學校都遠遠沒有現在這么普及,因此沒有哪個求學者能夠不用費力千里迢迢、甚至跋山涉水,去到某個私塾或書院,拜某人為師。單單這個艱苦的過程,其實已經是在 " 游 " 了。

      故此," 游 " 這個字,還不只是單純學習的意思。" 游 " 總是與 " 從師 " 有關。古之學者格外注重師承,他們不像現在的人,在社交媒體上讀了幾篇講大道理的文章,就覺得自己對什么學問都可以無師自通。

      ▲國慶期間的杭州火車東站(圖 / 杭州網)

      然而我現在越來越覺得,這樣的艱辛過程其實是一個非常好淘汰機制,淘汰了那些投機取巧、自以為是者,剩下的就是真正的求學者和善于學習者了。

      " 游 " 對于求知的意義不僅在于接觸人和事,它還具有很強的涵養身心、陶冶性情的作用。這一點也是古人在論學時特別強調的。除了很少有人有幸進得了的國子監、太學之外,書院是中國古代最重要的 " 高等教育 " 機構,它們大多像佛道寺觀一樣,建在那些風景幽深的名山大川中,而很少建在喧鬧的市井間,目的正在于此。

      這不僅是說學習需要安靜的環境,這只是外在的。更重要的是,學習需要一個好的內在的身心狀態,否則同樣會誤入 " 放辟邪侈 "。而外在的賞心悅目的清雅環境,有助于我們內在的身心調節。

      說了那么多,在又一個長假結束時,我最想說的其實是,我已經有很多很多年沒有 " 出游 " 了,我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夠重新帶上幾本書走在路上,遇到各種各樣的人,見識各種各樣的事 ……

      最重要的,拜訪我的老師們,我的同學們,和我的朋友們。

      旅行是每一個健全的人生所必不可少的,我希望現在這種不能 " 游 " 日子盡快結束。

      頭條新聞

      頭條新聞

     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      訂閱

      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      掃碼分享

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查看更多內容

      ZAKER | 出品

      查看更多內容
      色黄视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