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h9rze"></dd>
  • <em id="h9rze"></em>

    <dd id="h9rze"></dd>

      關于ZAKER ZAKER智慧云 免費視頻剪輯 合作 加入

      為什么諾貝爾文學獎常常叫好不叫座?

      " 中國讀者對安妮 · 埃爾諾知之甚少,

      原因有三 "

      瑞典斯德哥爾摩當地時間 10 月 6 日,瑞典文學院宣布將 2022 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法國作家安妮 · 埃爾諾,獲獎評語為 " 因她勇敢、冷靜、敏銳地揭示了個人記憶的根源、隔閡和集體壓抑 "。

      諾貝爾官網截圖

      如今已 82 歲高齡的安妮 · 埃爾諾于 1940 年出生于法國濱海塞納省的利勒博納,在諾曼底的小城伊沃托度過童年。她從小家境貧寒,父母經營著一家小咖啡館兼雜貨店,勉強糊口。安妮 · 埃爾諾起初在中學任教,后來就職于法國遠程教育中心工作,退休后繼續寫作。她從 1974 年開始創作,至今已出版了約十五部作品,代表作有《空衣櫥》《位置》《一個女人》《單純的激情》。

      出身社會底層又憑借自身努力飛躍階層的人生經歷,讓安妮 · 埃爾諾的文學創作密切關注底層人群。安妮 · 埃爾諾曾表示,一名小說家的天職,就是講述事實,表現那些從未有發言權的底層人群的生活情景是她應盡的義務。

      也許正是如此,安妮 · 埃爾諾極其擅長在社會、性別、階層方面做出具有超越現實的描寫,其作品帶有濃厚的個人色彩。她的自傳體小說《位置》《一個女人》用簡明準確的筆觸生動描繪了法國當代不同社會階層的差異,分別創造了五十萬和四十五萬冊的銷量,引起法國文學界的關注。

      2019 年,安妮 · 埃爾諾憑借長篇小說《悠悠歲月》獲得國際布克獎提名。這部歷經二十余年雕琢而成的杰作,使她成為當代法國文壇上極有影響力的女作家之一。

      在法國享有盛名

      在中國卻讀者甚少?

      2006 年,安妮 · 埃爾諾曾受法國駐華使館文化中心之邀,到北京大學做題為《法國當代文學趨勢》的演講。當時的《世界文學》主編余中先曾直言,埃爾諾在法國享有盛名但在中國幾乎無人知曉,這是因為中國缺乏對法國當代文學的介入。

      2022 年諾貝爾文學獎的揭曉似乎印證了這一點。在某海外博彩網站上,安妮 · 埃爾諾穩穩占據榜單第三名,是當之無愧的奪冠熱門。但她得獎的消息傳來后,多數中國讀者一臉茫然,社交媒體則被 " 余華明年加油 " 和 " 村上春樹又陪跑了 " 瘋狂刷屏。

      微博截圖

      安妮 · 埃爾諾的長篇小說《悠悠歲月》及《一個女人》此前已有簡體中文版,《悠悠歲月》還獲得了人民文學出版社 21 世紀 2009 年度最佳外國小說獎。但點開中國流量最大的購物網站,該書的銷售量以個位數計算,實在有些冷門。

      《悠悠歲月》銷量。某購物網站截圖

      中國作家協會副主席何建明分析,中國讀者對安妮 · 埃爾諾知之甚少,原因有三:" 首先,她的作品被翻譯成中文的數量不多且年代久遠。其次,我們并不一定會對安妮 · 埃爾諾的作品特別欣賞,因為它的故事背景設立在二戰結束后的歐洲,人們對新的時代、新的世界抱有一種極大的希望,在這個過程中又走向失望,這跟中國人理解的歐洲還是有距離。"

      " 同時,安妮的作品粗看比較零碎,是一種自述的寫作方式,中國讀者看書講究承上啟下,這跟我們平時的閱讀習慣有關系。" 何建明說。

      如何面對

      安妮 · 埃爾諾帶來的 " 文學新風潮 "

      " 中國處在大變革當中,現實生活豐富多彩,可以寫出特別好的作品,但是我們的很多一流作家,很少接觸現實生活,寫的還是讀者已經審美疲勞的老三樣,敘事的方式也老舊。" 何建明直言,無論是從文學敘述的技巧、敘述的角度、敘述的心態,還是對生活獨立性的理解上,安妮 · 埃爾諾的創作方法論都值得學習。

      " 恰恰就是那種看上去零碎的敘述,代表了安妮 · 埃爾諾他們這一批成熟的歐洲知識分子對社會的無奈彷徨,追求希望但又不斷地失望,這樣的內核價值是西方文學重點考慮在內的。" 何建明認為,中國作家想在諾獎領域梅開二度,具有現實文學指向意義的創作理念很重要:" 歐洲這幾年很混亂,安妮 · 埃爾諾的這種敘事風格符合當今世界的狀態,能給我們帶來啟發。本次的諾獎評委可能考慮到了當下的時代背景,恐怕這就是她今年獲獎的一個重要原因。"

      雖然大部分網友此前對安妮 · 埃爾諾了解不多,但獲獎后的她儼然成了文化愛好者的 " 新寵 "。有不少人提出要 " 解鎖新書單 ",甚至有手速驚人的網友已經曬出了嶄新的訂單,一股 " 新風潮 " 似乎正在悄然醞釀。

      不過,何建明提出,無論是創作者還是讀者都要警惕盲目跟風:" 開闊視野是可以的,但不能把它作為一種短時間內的趨勢和價值取向,因為某一個作家拿了獎就馬上使勁地去學他,從眾心理會讓人完全丟失自己的創作方向。"

      " 世界各種流派豐富多彩,文學藝術里那些非常廣闊、奇妙、獨特的東西已經明確地放在我們面前,但一直不被認識。我們應該靜下心去思考安妮 · 埃爾諾為什么能獲獎,除了她,還有很多國內外的優秀作家值得學習,走自己選擇的方向,然后形成自己的創作道路,這才是對的。"

      頭條新聞

      頭條新聞

      時事熱點 一手掌握

      訂閱

      覺得文章不錯,微信掃描分享好友

      掃碼分享

      熱門推薦

      查看更多內容

      ZAKER | 出品

      查看更多內容
      色黄视频